当前位置  »  学习园地  »  人文科学

过去的一年里,我所心仪的人

发布时间:2012-3-6 浏览量:
 

过去的一年里,我心仪这样的人——


  风雨中把自己手里唯一的一把伞,递给了素不相识的没带雨具的母子俩,没给那位母亲推脱的时间,他转身沐雨朝前走去了。


  遇有行人立刻减速,缓缓驶过,不使尘土飞扬、泥水四溅的司机师傅。

  顾客已走出了老远,他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赶了上来,说我少找了你五块钱的小贩。

  与同学们正玩在兴头上,当意识到该回家给卧病在床的妈妈煎药了,他立时放下手中的玩具,对伙伴们说我要回家啦的刚满十岁的孩子。

  过去的一年里,钟南山、杨利伟这些可以进入本纪序列的精英,注定了要镶嵌进历史的年轮,从而流芳千古,可除此而外,我还心仪这样一些人——

  公共汽车上唯一站立的那个人。细碎的雪花在凛冽寒风的裹挟下,不住地扑打着人们的面庞,一辆公共汽车进站了,等车的人们争先恐后地往车上挤,他闪过身,让过一个女人,又闪过身让过一个孩子,再闪过身让过一个年迈的老人……他是最后一个上车的,每位乘客都欣然地找到了自己的座位,只有他手扶栏杆站在车上。

  饭店里每月只挣三百元钱的打工妹。她来自穷乡僻壤,刚进城没几天,看顾客的眼神还是怯生生的。她没有亲友可投靠,人地两生,只为读大学的弟弟攒一点学费。她毫无处世的经验,看到一对情侣还在点菜,她细声细气却不无真诚地说:你们点的菜不少了,再点就浪费了啊!

  夜市摆地摊的下岗职工。散啤喝多了的时候愿跟朋友们牛两句:我干车间主任的时候,那真是一呼百应,兄弟们都听我的,年年超额完成生产任务,流动红旗没有别人的份。他最喜欢听刘欢演唱的那首歌:昨天,所有的荣誉,已成为遥远的回忆;辛辛苦苦已度过半生,今夜我又重走进风雨……”他真的有过辉煌的过去,想到那风光无限的年月,他心里肯定会泛起一丝难以名状的酸楚,可短暂的迷惘过后,他把所有的愤懑与哀怨都咽了下去,把所有的梦想和期待都装进了那辆人力三轮车上,深夜的大街上,你时常会听到他的叫卖声:焖子,焖子,烟台焖子!
  
  过去的一年里,我还心仪这样的人——

  聂文清,湖南大山深处的一位三十八岁的农民矿工。瓦斯爆炸了,他被埋在井下长达七天之久,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他摸索到了一截粉笔,在自己的安全帽上写下这样一句话:骨肉亲情难割舍!并且把自己所欠的债务也记下了。再寻常不过的几个字,却闪耀着无比璀璨的人性的光芒,让失却了诚信之人感到了自己活得逼仄,让功利的我们羞赧汗颜!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民工,用他生命的至诚烘热了无数人那日渐变冷的良知。

  熊德明,重庆龙泉村的一位普通的农家妇女。她有幸见到了温总理,聊家常时她无意间跟总理说了,她丈夫外出打工的工钱还被拖欠着,自此,全国范围内掀起了清退拖欠民工工资的热潮。我在媒体上看到了她擎在总理眼前的那双沾满泥巴的手,我从心底里感知到了这是一双母亲的手!正是千万双这样粗糙皲裂的手养育着我们。我从这位母亲盎然的笑脸上,读到了温良、贤淑、厚道和超常的勤勉,同时我还读到了潜藏在这张笑脸背后的坚毅的信念,那是对生活的感恩和向往,那是对厄运的轻蔑和不屑。

  俞江、滕彪、许志永,三位法学博士。《南方都市报》去年的425日报道了孙志刚被殴致死案件;514日三位博士联名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,呼吁对实施了二十多年的《城市流浪人员收容遣送办法》进行违宪审查;618日国务院诏告天下,《收容遣送办法》废止;627日打人首凶乔燕琴被正法。让我心仪不已的不是三位博士渊博的法学知识,而是他们强烈的公民意识,是他们铁肩担道义的社会责任感。

  过去的一年里,我心仪普天之下所有善良、勤劳、质朴、恭俭的人们。




【关闭窗口】